用户名:
密码:
 
内容提要:
盛开的乌金花(组诗)
神 圣 的 煤
像夜一样
埋伏在地层深处
看不见太阳和月..[查看]
内容提要:
卜算子 现厂作设计① 1964.7.3
远望北京城,忘却来时路。塞外黄沙地傍天,寂寞..[查看]
会员风采 原创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华文作家杂志
冬天的花季 (王秀梅)
发布时间:2009-8-25 关注1726次
  冬天的花季?看到这个标题,你一定会想到那天地间纷纷扬扬的冬之精灵——雪花!
是的,雪花应该是快乐的!尽管看起来雪花好像漫无目的的翻飞,其实雪花有自己的向往,有自己的目标,她明白应该飞向何方,应该落在何处。
  不是吗?雪是春的使者,洁白的春的天使,她就这样一路走来,自遥远的天际,飞扬着,舞蹈着,来完成一生的追求,那个有关春天的美丽梦想。因而,雪花是美丽的,是冬之洁白的女神!她们随季节而来,随后融化在大地深处……
  书房里,在这个12月份的冬季,在灿烂的阳光下,也绽放了两盆美丽的花儿——一盆是蟹爪兰,还有另一盆也是蟹爪兰,一盆是淡淡的粉色,另一盆是深深的粉色,这是它们迎来的第二个花季:那浅色的一盆,如果不仔细看,似乎误以为就是白色,只是在贴近花心的周围是粉色的,还有花柱是很深的粉色。我是很喜欢花的。这两盆蟹爪兰是前年我在青岛的花鸟鱼虫市场买来的,当时也并不知道会开什么颜色的花朵,回家后,分栽在两个盆子里。前几年去云南,伙伴们是不会错过云南昆明的花市的。临行前,每人空运了一个纸箱的各种新鲜花卉,我还外加了一盆名贵的兰花,只是我不甚明了兰花的习性,往往留下失望,这一次也不例外。随机空运的花儿,回来后,很快就分送一空,只是我请楚地记得,我当时没有空运玫瑰过来。心目中,玫瑰是象征爱情的神圣的花儿。记得小的时候,看到谁家的月季开了,我会不自觉的,从人家门前多走几次,每一次,都无限留恋地多看几眼那枝头盛开的花儿!遇到比较熟的老乡,他们会很热情地邀我进去,然后回家取一把剪刀,挑那些盛开的、又略显拥挤的花朵,剪下来送我,而我则是如获至宝,回家插在盛满清水的瓶子里,久久的凝望,凝望……那时的我,除了养小鱼、小蝌蚪,也是种花的,不只是种花,春天去挖野菜,遇到果树苗、瓜秧、葫芦秩,我也会小心地移栽回家,记得有一年,院墙的顶上,结满了圆滚滚的葫芦瓜,那份喜悦,至今记忆犹新!童年,就是在这种天籁般的大自然里过去了,连同家乡的池塘和季节河一起,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了厚重的底色,任岁月流转,无法磨灭。清晨一早起来,清新的空气,在朝阳下,沁人心脾!花盆里是一团深粉色的花蕾——哎呀,找还没有看到花儿,怎么就瞬间零落了呢?抑或是不小心碰掉的吧?我有些惋惜。禁不住走近了,用手指捏住,想看个究竟,无奈扯起了花儿长长的手臂——原来是我没有提前架好,她竟然卷曲着在有限的空间里绽放了,正是盛花期呢!我暗暗笑了,心里又是一阵莫名的感动!一个多月前,我发现每一个蟹脚形的花茎顶端,已经冒出了米粒般大小不一的骨朵,几乎遍及每一个花茎,数了数,足足有二十几朵。她们比赛似的一天比一天长大、加长,颜色由白色变为浅粉色、深红色,像一个个长而尖的彩色海螺,就等待着在花期来临时,吹响动听的号角。现在,粉色的两盆花,商量好了似的各开了一朵,她们似乎很懂得主人的心思,开的那样细心,那样专注,那样执着!那美丽的花瓣,重重叠叠,在阳光下,像洒了一层晶莹透亮的花粉似的,熠熠地闪着骄人的光辉。也许,她们蕴积了一年的力量,就在等待绽放的这一刻。不禁怜惜起这娇弱的生命来。旁边的几盆海棠,因为去年开花累坏了,加上我没有及时追肥,今年一年没有见到一朵花儿!看来,花朵并不是都会在花季开放的!我想,原因也是各种各样的,就像我们一生去寻求的某些答案一样!
[作者简介]
  王秀梅,笔名丹青,祖籍山东平度。英语本科毕业,教师。山东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已有多篇作品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