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内容提要:
盛开的乌金花(组诗)
神 圣 的 煤
像夜一样
埋伏在地层深处
看不见太阳和月..[查看]
内容提要:
卜算子 现厂作设计① 1964.7.3
远望北京城,忘却来时路。塞外黄沙地傍天,寂寞..[查看]
会员风采 原创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华文作家杂志
我要有个家 (李庆宽)
发布时间:2009-8-25 关注1631次
  母会计不是女会计,是男会计。他像女人,人叫他母会计。他也不计较,母会计就母会计。母会计要有个家需要女人,女人不喜欢母会计。没有女人的母会计,日子过的煎熬。他不理解他为什么找不着对象,他30岁啦。
  一天,他花了一万元人民币打出了征婚广告。委托大成婚介公司全权代理,主办这次婚介事宜。
  征婚广告一见报,各路佳人纷纷咨询,办理登记手续。所有应征者,在听了婚介公司吴姐的简介后,走时脸上挂满笑容。
当务之急,组织会面沟通。
  上厕所有先来后到,就按登记日期为序吧。
  吴姐最先通知鸡鸣酒家服务员陈姑娘。陈姑娘先来一步坐下同吴姐聊白。吴姐问她对未来男人基本要求。陈姑娘在酒家接触男人多多,接触男女情侣比比皆是,有个清楚的轮廓。她淡淡一笑:怎么说呢,我想形象和性格吧。陈姑娘你指的形象……。直截了当的说两人走在街上,去交际场所要配的上。至于性格就是共同生活和谐吧。
陈姑娘一面同吴姐聊白,一面两眼注视门外。
  大约十来分钟,见一人姗姗而来。满面红光,冑披长发,眼戴太阳墨镜,踏着莲花步,扭扭捏捏的向婚介公司走来。陈姑娘大概少见多怪,以为是卖唱的,笑盈盈的迎上去。谁知吴姐介绍:他就是小有名气的母会计。
  陈姑娘心中一旋,不动声色的说家里有事,先走了。吴姐说,陈姑娘慢步有话好说吗,后面叫的快,前面她跑的快,一溜烟不见了。
  一连介绍几个都是这样。先是热火连天的,一谋面就吹了。象火枪打麻雀,枪响雀飞,影子没有。
  吴姐见事情蹊跷,工作难开展,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就拽着一个胖乎乎的姑娘问,咋回事呢,见面就熄火。胖姑娘很爽气,直话直说,哎,大姐,这是秃子头上子虱子明摆着的。男人吗,穷点:丑点到还好说,怕只是男人没有男人样,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的男人。结婚,结什么婚,今天忙结婚,明天忙离婚,成什么交易。
  吴姐说:不见得,不能从外表下结论,说他那事不行,说不定象是小老虎呢。
  胖姑娘说,吴姐这类包票万万打不得呀,这是把人往火坑里推旷。这类男人占有欲极强,雄心勃勃,有种事不成功不罢休的衡心,那是说不完的苦,那是受不完的罪,不如从早拜拜,干净。
  吴姐说,沟通沟通再说行不行。
  胖姑娘,一句回绝:不行。
  到了这个地步:内部是见面就吹,外界谣传婚介公司只要钱,不要命,孙猴子,猪八戒都抓着不放。
  吴姐含着眼泪走进王经理办公室,如实反映母会计征婚遇到的挫折和麻烦。说:姑娘们观点单纯,从外表上看问题。
  吴姐告诉王经理,母会计长相单巧,又留须须长发,走路不象男子样,男人大步大跨,一步一个坑,一脚一个印。他走路扭动腰肢,转动屁股妖里妖气。说话不象男人腔,男人粗门大嗓,落地有声。他柔声细气,象思姑庵小尼念经,别腔。姑娘们见了,直摇头,说他干那事进不去。
  王经理说,据我了解母会计这人工作能力很强,收入中下等水平。至于形象那是一个人的特色和风格,同性功能关系是风马牛下相及,两码事。
  吴姐说,最好办法让他们试试,这是软手段硬办法。
  王经理连忙摆手,小吴这种事不能干,我们婚介公司清清白白不能干这类事,我们不是洗房,他们双方愿意到宾馆试去。
  有人说我们公司只要钱,孙猴子猪八戒抓着不放。王经理强调,我们营业公司是为钱,但我们注重质素。母会计这小伙子相貌还是英俊清秀的。凭什么说他是猪八戒、孙猴子。乱扯,不理它,身正不怕影子歪。
  吴姐特意找母会计深谈一次,主要鼓励他树立自信心,不要气馁。顺便提醒他二婚女人也不错,可以考虑考虑。
  东方不亮西方亮。
  成家无望的情况下,他决心找情人。
  吃早点时,他发觉小吃店馄饨女人不错。人虽不怎漂亮,却有几分姿色。很丰满,象野马,夏天在小吃部营业,她的乳罩吊的很下,若隐若现丰乳颤抖着,象两只呼之欲出的小白鸽。紧身牛仔薄裤把肥臀包束浑圆光滑象只大琵琶,腰向扎一块白色围裙,把曲线美勾得凸凹有序。使人眼馋若食,增加了小吃店气氛和活力。
  母会计常来这小吃店吃馄饨,开始他对馄饨女人不感兴趣,说她是有夫之妇,二水货,老套筒,没味。
  现在感兴趣了,兴趣很浓,他说她肉性好,弹力好,男人喜欢的东西她都具备了。她那乳那臀,那水水白肉,有内容,有吸引力,他很喜欢她,很想驾驶她。
  他想她,注意打听她的情况。家住天井花园12幢503室。她原来在水泥预制厂工人,现在下岗了。小丈夫在水泥厂当电工,单日休息在家,下午开开马士达,捞点外快。双日24小时值班,不离岗位,工作认真负责。
  在预制厂时是预制工人,露天作业很艰苦。同时任厂长,那个上了,调到仓库当保管员,又分得一  小套房子。如今厂破产了,厂长又退休了,两人关系自然了结了。
  母会计,于是有一天吃早点时又去了小吃店,他要了一碗馄饨,两个茶叶蛋,坐下静等。眼睛直盯着馄饨女人的乳子,想得到什么。很快一碗油滚滚的馄饨放他面前,她见母会计对她特别,她特别搬了凳子坐在贴近母会计地方,让母会计把做的事做完。好一会母会计觉得不好意思,收回了视线。
  事实上就是这回事,偷吃的果子就是香。若隐若现的部位比暴露无余部位,好看,其味无穷。
  母会计一边剥茶叶蛋,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馄饨女人:这碗馄饨多少棵?女人笑笑说,别人二十二棵,你二十三棵。是吗?母会计笑笑。究竟多少棵,二十二,还是二十三,没人数,因为馄饨太烫,不好数。母会计细,唯他数过,是二十二棵。今天也是二十二棵,从碗上浮的油比平日多,但馄饨没多一棵。母会计特别高兴。见馄饨女人对自己有意思,他尝试问:你家住在哪儿?女人答应的很实在。他又道:我想去你家走走。女人说:就我一个在家,你去好了。此话有前途,而且前途光明,一片灿烂。
  他去了。这是他第一次单约女人,又是实质性,他没有经验,随手塞了伍佰元钱,以求应变。
  馄饨女人住的小套间,餐厅、客厅两用,两间卧室,厨房加卫生间。对于工薪阶层,该是满足了。不管怎么说家具用具各摆其位,各尽其能了。不象单间,烧饭的、进餐的、睡觉的、拉尿的混杂无序。空间虽不充分,主妇一布置,十分得体。
  馄饨女人在餐间方桌上包馄饨。
  母会计发现她没有在小吃店那么激情,那么放荡,也许是一个女人的自重。在小吃店为招揽顾客,  在家不需要。母会计去了,也不需要,需要是自重。
  馄饨女人招呼母会计在方桌对面椅上坐。母会计看了看位子有灰,想掏手纸来擦,一下免了,大概  意识到在意中人面前这举动是不尊重的。
  馄饨女人给他砌茶,他手一举杯,我有。
  馄饨女人给他递烟,他一摇手,不会。
  馄饨女人说:不吸好,吸烟是花钱买罪受,有些男人,一清早,就点支烟有滋有味吸着,这能当早餐,不能。我见了这类男人就犯忌。母会计见窗台的烟盒和烟缸,他明白这是骂她男人。
  母会计笑笑说,吸烟是男人的本能,见谁不吸烟发财,吸烟有吸烟的钱。
  馄饨女人抬头白了一眼,男人帮男人护短,没见过。
  馄饨女人低头包馄饨。
  母会计乘机品尝这女人。在黑黑夜色里,点点灯光下。看起来,不一样,别有风味,别有润色,有酒在鼻子上绕的感觉。
  母会计是馄饨女人小吃店的常客,打探馄饨女人生意如何,是人之常情。
  一下子打开她的话闸子,她连鱼夹刺说出苦哀。下岗后,自谋出路,开了小吃店。承蒙小区父老兄弟姐妹照顾,生意十分红火。无奈物价飞涨,水电煤肉面蛋提价不息。馄饨还是一元一碗,茶叶蛋还是六角一个。为啥不让提价。生意越来越难做,叫人怎么干啊。
  小区物业自主任说:园内园外有区别,你只交少量管理给物业,房租,七税八费由物业买单,为了照顾业主,价格低点也在情,薄利多销吗。
  馄饨女人说:那是老皇历,现在外面行情馄饨贰元一碗,茶叶蛋八角一个。我七税八费不交,成本费高了。为什么不许提价,你们也太那个了。什么时候了,现在干活多少钱一天?白主任说:要提价,我作不了主,要请示公司迟主任。公司迟主任不讲理?不信。
  母会计说:不能见风就是雨,等稳定,会有说法。
  馄饨女人气的脸绯红,也越发有味。
  馄饨女人包馄饨很利索,很灵活,两手翻云复雨象闪电,一个又一个,一会一大滩。母会计很喜欢看那纤细白嫩有肉感的手,看得眯眯的。他品味馄饨女人,品味的不想走。
  馄饨女人哈气连天,也不好叫人走,再说,又是头一次,他不知情理,我不能不知。
  母会计看看时间不早,无奈告辞了。
  馄饨女人没有反应,没叫他再坐一会,也没有叫他下回再来。
  第二次母会计又去了,这回有经验了。
  他去名牌店为馄饨女人买了双鳄鱼牛皮女鞋,一套三戗棉毛衫,一套雪马全毛绒衣,一件墨绿绿呢大衣。
  馄饨女人很欣赏,也很高兴。高兴之余挂着脸慎怪母会计,玩就玩,带什么东西,这难为我了,不收不好,收也不好,真是让你破费。
  母会计说,小意思,小意思,如你嫌弃,就不收。
  馄饨女人给了他个媚眼妩笑,尊敬不如从命,好,我收下,我收下,这下可行。玩来玩,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就是别带东西了。
  母会计会意笑笑。
  收下,就要试。女人甩掉凉鞋,拿起皮鞋就套,十分合脚,馄饨女人穿着皮鞋在客厅走来走去,笃呀笃,十分自在,这回去娘家有皮鞋穿了,每次去妈家穿布鞋,看见嫂子们,穿皮鞋脚没处放,这同有自己的皮鞋了,且是高档货,看看货色,她想有皮鞋不是一天的事了,这回有了,喜悦非同一般。
  这棉毛衫,这绒线衫,摸摸手感就好,质地柔软,弹力韧性度高,她高兴要试衣,试衣在客厅里试不行,拿到卧室里试。不知是她高兴过度,还是大凡超越,进时卧室门虚掩着。
  不费事,外衣内裤全脱光,又白又壮身躯,象条奔驰若狂的野马,这女人,棒。
  母会计破门而入,朗朗晒笑,要不要帮忙呀,馄饨女人。馄饨女人一怔,你怎么不宣而入呢。你不是多给一棵馄饨吗,现在兑现时间了。馄饨女人也不含糊,来吧,来吃吧!
母会计第一次尝到女人滋味。精神那么振奋,情绪那么爽快,他很满意,他赞扬女人伟大。
  母会计每次去和时候有讲究,馄饨女人毫不推就陪他上床。每次没有讲究,馄饨女人坐着包馄饨,一动不动。
  半年下来,母会计一盘川,一万多元收入全讲究了。
  母会计还没成家,成家后,妻子,儿子、屋子,没有积蓄不行。他不到12幢503室去了
  他没有找馄饨女人麻烦。
  他想做事不能做绝,要留后路。
  母会计不去12-503幢,馄饨女人没有什么,她有电工小丈夫。你母会计呢,长江二桥吊起玩,悬死你。不,我要有个家。
  母会计去城东工行开户回来,途经东门,见寒风凛冽街头路边站了不少年轻女郎。有一望,没一望,注视来往人流。
她们是站街女。穷苦人。
  这些人来自僻远农村,人家致富发财,过着富裕生活。她们不信命运,不靠男人,不甘贫苦,不愿落后,千里迢迢出来拼搏。
  可惜她们一无文化大字不识一斗;二无技能从工从商无门:三是血气方刚性格耿直,受不了老板工头欺凌。为了生计,不顾一切,乘着年轻有份姿色,能吃辛苦,无奈干着不想干的交易。
  她们很风流,不风流也得风流。衣着注意轻重,不能太鲜艳,太性感,以免众人反对,横加干涉,也不能太古板,没有特色,失去轻佻,失去挑逗,也失去了地位。生在群众之中,又列群众之外。
  母会计路过时,心里很复杂,也很激动,提神埋头走着,他同情她们,她们的出现是社会工业化发展结果,是社会补充。解决了大量民工和众多单身汉的性饥渴。出外打工个个系妻于腰,是不可能的。性解放首先解决性饥渴,不然无从谈起。他边走边想。
  突然被人撞了一下,他抬头一看,一个高挑俏丽的女郎,轻骚向他挤眉弄眼,他明白是怎么回事。
  站街女向人发信号是有自知之明的,自觉又警觉。无的放矢,无标放炮,她们不干。一天到晚,遭人白眼谩骂也难罕。如果遇到麻烦那就麻烦了。
  母会计规规矩矩的走路,同普通人没有两样。苍蝇不停无缝蛋,高挑女人选中目标,撞他,不是没有眼力和经验的。
  母会计碰过馄饨女人,对女人的欲望一罢不能。
  一时,他血流加快,心荡神悄,翻江倒海。下边有感觉难以平衡。他把握不着自己,理智不清,不自觉偏离航向,跟着高挑女人拐进小巷,在一座低檐矮屋前停下。
  母会计向里一望,七、八平方小房,小得不能再小的窗户,透进微弱的光。靠墙放着一张单人床,收拾还可以。靠门放着灶具,吃饭小方台,桌上放着纱罩,罩着中午吃剩的菜饭,很苦。
  条件太差,母会计很窘迫,急向后退,想走。女人已经脱去裤子,鞠着白腚铺棉被。一下吸到他,顺手关上门,转身扑上去。
  他又一次得到满足。用他的话说,解决了问题。其作用不亚于馄饨女人,其成本低廉的多,适合穷人。
  有了第一回,就有第二回……
  第二回,是小姐约他去的。小姐说,晚上有午会,中午不错,你过来吧。
  巷口站着上次高挑的倩女,这回穿的很性感,远远向母会计招手,母会计快步走过去,跟他进了小屋,母会计说:“你一个人飘泊在外,日子艰苦,我还没对象,跟我成家吧”。倩女说:“我老家有家了,不能跟你结婚,你来玩好了,我接待。
  我要有个家,不行,算了。
  一天,母会计意外听到震惊的消息,馄饨女人那个电工男人死了。不是死于工伤,是晚上开马士达撞在电杆上,由于头部伤重,不治身亡。
  久别的锟饨小吃店,母会计又去了。
  馄饨女人抱着母会计膀胛,象见爹似的哭的痛不欲生,死去活夹。这日子叫我怎过啥!
  母会计象她妈似,一边拍打着头发,一边摸抚着她的手,别哭了,以后的日子别烦,由我。
  馄饨女人听了这话,不哭了。继续做生意,馄饨提价后,生意仍红火。
  她哥嫂见馄饨女人热恋母会计,都怂恿道,凭你这姣模样,找个机关干部不费事,跟他象女人,把毁了。
  馄饨女人说:我知道,我不会睁着眼睛跳井。他是好男人,吹去倒壳见新娘,不能表面看人,我同他都那个了,说着用眼眼斜了肚子,有他种了。哥嫂再没话说,讪讪地走了。
  乌云散去,太阳出来了。
  母会计有个家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上一篇:画梦 (吕贤明)
下一篇:诗歌 (邹明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