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内容提要:
盛开的乌金花(组诗)
神 圣 的 煤
像夜一样
埋伏在地层深处
看不见太阳和月..[查看]
内容提要:
卜算子 现厂作设计① 1964.7.3
远望北京城,忘却来时路。塞外黄沙地傍天,寂寞..[查看]
会员风采 原创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华文作家杂志
画梦 (吕贤明)
发布时间:2009-8-25 关注1708次
  在文文所做的梦中,她记得最清楚的是她梦里所作的画:碧云蓝天,春光明媚,芳草萋萋。然而那梦境竟是那样的邈茫,梦醒时分尽她所能画出的只有她奶奶,她妈妈,小鸟和欲来的风暴。她的画还是受到了称赞,文文只能对自己苦笑笑。
  她在梦里也画了自画像,有两只正常的腿,脸上有几只雀斑而不失可爱,身材不高仍算活泼,但关键她有一双能活蹦乱跳的双腿。
  这些当然只是梦,她注定是要蜷曲在轮椅上了此残生了。要行走自如那简直是幻想。
  在奶奶讲到文文的双腿时,文文的妹妹脆生生的说,“我给一只腿给姐姐,这样我俩各有一条腿,  每人再加上一只拐杖我俩都不会瘫的。”
  妹妹的话令文文感动得落泪,她父母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如果能让女儿站立,他们会毫不犹豫每人献出一条腿的。
  文文越想越伤心,她想去草地上画画来排遣。草地是多么广阔,这儿有树林,有灌木丛,花草,也有小鸟,还有一双能让她随心所欲,飞向蓝天的翅膀。
  父母都宠她,文文知道:他们试图用来弥补她缺失双腿,但她只想他们象常人那样待她。奶奶看出文文的心思,安慰她说,“因为你没有了腿,老天爷都会对你另眼相看的。”
放暑假了,文文不顾父母的反对,坚持早上去敬老院做义工,做完义工,去草地画画。她对父母讲,“不要为我担心。”
  对她来讲,草地是令她神往的圣地,宽阔,清新,轻风裹着花香,五彩云霞覆盖在无边的绿色海洋上。这里不再有樊篱,不再有轮椅,她想象中的画比梦还美,只有在这里她才能掌控自己。
  一天,她正坐着,陶醉在她的画画中,一个老人悄悄靠近,文文素来不理会别人的目光,无论是同  情的还是好奇的。老人默默地打量她画画,当她停下来歇口气时,他轻轻对她说:“你的画有些专业水准,你的构思能打破陈规,别出心裁。”接着他详细对她的构图,动静,虚实甚至雅趣进行评点,老人不俗的谈吐让文文肃然起敬,文文看到老人随身带着画板,油彩,画笔和画布,就和他攀谈起来,文文得知老人姓夏,在一个文化部门任职,夏爷爷指着文文的画对文文说,这里画的是你的家人,这是你,一个长着两条腿的姑娘。文文有些不好意思,说那是我的梦,我的梦就是能象正常姑娘一样有一双腿。
  “那是自然的,我也失去我最心爱的东西,我俩是同病相怜,我想你给我做模特,我叫你‘叶绿素’,好吗?”
  文文觉得很有趣,她笑了,说行。
  老人想帮她安装假肢,文文谢绝了。老人也没有坚持,他俩约定好日子,要到这草地上来画画。
  一天,文文从外面回家,一家人欢欢喜喜在议论,妹妹说,姐姐不用轮椅,我俩想去哪儿就可以去哪儿了。奶奶说,菩萨保佑,有贵人相助,文文能走路,我死都能安心了。
  原来政府派人来说有人想帮文文安假肢,要家人做文文的工作。文文将认识夏爷爷的经过告诉大家,并说拒绝的理由:我要靠自己努力安上属于自己的腿。家人虽然想不通,也无可奈何。
  老人来了,文文坐在草地上,老人画啊画。到了第二天,文文姑娘长发飘飘,一双脚象深深深扎进泥土,吸收着大地的营养,仔细看时,下肢的背面不是阴影而是随风而动的祥云,只是脸上总觉得有些黯淡,老人改了,但又好象是一束强光照在脸上,与周围环境极不和谐。老人画了又改,改了又画,总是不能如意,老人脸上的皱纹深陷,第三天,第四天,老人显得无计可施,他准备放弃了。老人突然问文文,你能不能帮我把脸改一下,文文鼓起勇气,壮起胆子,对着太阳在“自己”的脸上涂了起来。
  啊,老人看文文画完,说看来我真的老了,手也生涩了,还是你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你看:太阳照在你脸上,内外皆亮,春风好象从你口中而出,我从没有达到过你的境界。
开学了,文文接到老人的来信,厚厚信封里有题为“叶绿素”的胶印画,还有报刊上对这张画的评价的文章。还有这张画拍卖的消息,还有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一个长着两条腿的姑娘的照片。文文知道自己是多么幸运认识了夏爷爷。她有信心把梦里见到的都画出来。
[作者简介]
  吕贤明,徽师范大学化学系毕业,中学高级职称。安徽全椒中学高中化学老师。滁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曾在滁州日报发表过散文多篇,在滁州广播电视报上发表过散文、笑话和小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