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内容提要:
盛开的乌金花(组诗)
神 圣 的 煤
像夜一样
埋伏在地层深处
看不见太阳和月..[查看]
内容提要:
卜算子 现厂作设计① 1964.7.3
远望北京城,忘却来时路。塞外黄沙地傍天,寂寞..[查看]
会员风采 原创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华文作家杂志
曹操的头颅◎周大新
发布时间:2013-7-24 关注863次

曹操的头颅

◎周大新


2010年1月30日,我见到了曹操头颅骨头的照片。尽管只是照片,当我从河南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队潘伟斌队长手上接过时,我的手和心还是禁不住同时一颤:这就是曹操的头颅骨头?是当年那个大名鼎鼎、纵横叱咤、不可一世的曹孟德的头颅?我的目光在那白色的颅骨上久久停留。
想当年,除了曹操的女人,谁敢摸一下他的头颅?名医华佗每用针灸治疗曹操的头疼病,总有多名卫士执刀持剑在一旁监视。在2世纪和3世纪相交替的那些年里,这是北中国最重要最宝贵守护得也最严密的一颗头颅。没想到一千多年后,这颗头颅竟被抱在了一个普通考古学者潘伟斌的手中。据潘伟斌说,他当初下到位于河南安阳县西高穴村的曹操墓穴时,是在墓穴的前室发现曹操的颅骨的。他说,他当时抱起这颅骨时颇感意外:怎会放在这儿?
这当然不正常。曹操的颅骨应该在墓穴正室的棺材里。
潘伟斌他们发现,曹操的墓曾被盗过两次,最近的一次是在2008年9月间,盗墓者的目的只在于盗走陪葬器物。而第一次被盗的时间大约是在南北朝时期,盗墓者似不为陪葬的器物而只为泄愤,就是他们把曹操的头颅从棺材中取出,抛在墓穴的前室,而且对面部进行了毁坏。这些盗墓者应该是曹操的仇人,想借毁尸以解心头之恨。谁是第一次潜进曹墓的人,如今已无从查证了。
曹操生前大概不会想到,他的头颅竟会得到这样的对待。
在这颗如今只剩骨头的头颅里,曾装过多少安定天下的希望、抱负和理想?这颗头颅,曾设计过多少战阵、战法和治国的方策和谋略?
174年,20岁的曹操头颅里满是要做清流的决心,在任京都洛阳北部尉时,严明治安规矩,敢用五色大棒把公然违禁夜行的宦官蹇硕的叔父打死,让都城的人们看到还有不畏宦官权势的官员,人心为之一振。
184年,30岁的曹操头颅里满是镇压黄巾军立下军功的热望,领兵斩杀了数万黄巾军人,因此被晋升为济南相。
195年,刚过40岁的曹操头颅里满是要破吕布的愿望,这年夏天终把吕布打败,被汉献帝任命做了兖州牧。
204年,50岁的曹操头颅里满是攻克邺城的期望,这年8月,终把邺城拿到了手中,为魏国的建立打下了最初的基础。
214年,60岁的曹操虽然位在诸侯王上,被授予了金玺、赤绂、远游冠,可他头颅里还满是平定天下的计划和雄心,仍要亲率大军南征孙权。
220年,66岁的魏王曹操走到了生命的终点,南征北战,东杀西伐,身经大小五十余次战役的他在洛阳一病不起,头颅里带着未能统一天下的遗憾去了另一个世界。
曹操的头颅里,除了装着治国安邦的大事,还装着一腔豪迈浪漫的诗情。他领兵杀伐三十余年,却雅好诗书文籍,虽在军旅,手不释卷。书则讲武策,夜则思经传,登高必赋,及造新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他的《蒿里行》忧心着民众的疾苦:“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他的《龟虽寿》抒发着自己的壮志豪情:“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他的《短歌行》对人生发出了苍凉的感叹:“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他的诗气派雄伟,慷慨悲凉,读之令人心动不已。
身为男人,曹操的头颅里,除了装着军国大事和豪迈诗意,还装满了对女人的渴望和柔情。仅从可信的史书上知道,他先后有过丁夫人、卞夫人、尹夫人、刘夫人、杜夫人、秦夫人、王昭仪、李姬、孙姬、周姬、刘姬、赵姬等十几位女人,这些女人为他生过二十多个子女。据说铜雀台里住的都是他的姬妾。传说他还看上了关羽的一个女人,对才女蔡文姬也动过心。曹操虽经常铠甲在身,厮杀战阵,有铁血精神,但也感情细腻,对女人充满柔情。他的发妻丁夫人因养子曹昂的战死迁恨于他,开始对他冷漠,不再热情侍寝,他一怒之下将她赶回娘家,过些日子又起了思念,亲自骑马去请她回来。但丁夫人一身素装坐在家中的织布机前全心织布,连看也不看曹操一眼,随行的人都以为习惯指挥千军万马的曹操会发火,未料曹操只是抚摸着丁夫人的后背轻声问:跟我一起回去好吗?丁夫人充耳不闻,头也不抬,依旧坐在那儿只管织布。此后,曹操又多次派人来劝说她回去,甚至派人来强行把她接回,专门设宴赔礼,可丁夫人终未答应和好。面对丁夫人的决绝态度,曹操到最后也没有生气,只是充满愧疚地再把她送回娘家。
曹操的头颅,其实不是一个十分健康的头颅。据《三国志》记载,早在他起兵平定袁绍的时候,就经常头疼。平定袁绍,挟持汉献帝之后,他掌了实权,大概是内有国事之忧外有叛乱之患的缘故,他的头疾日趋严重。经常是先大叫一声,而后即双手抱头,觉得疼不可忍,只有在针灸之后,才又慢慢见轻。用今天的医学知识来解释,他大概得的是三叉神经疼,要不就是良性脑肿瘤。曹操一生都没能战胜这个头疼的顽疾,被其间断地折磨着,一直到他死去。装在曹操头颅里的雄才大略是在这个头疼病的伴随下去逐渐实现的。
曹操的头颅,因其宝贵和重要,他的敌人便想用毒药和刀剑将其取走。他经历过几次谋害,好在他高度警惕且武艺高强,使这种图谋不论在平时还是在战时,都未能得逞。也是因此,他的不安全感很强,加上他的宦官家庭出身导致的一种深埋心底的自卑,使得他的人格状态不很协调,性格多变,行为时时反常,经常猜疑别人且有时变得极为残忍。他信奉的“宁我负人,毋人负我”,让我们常人很难理解。由于他异于常人的出身和经历、阅历及抱负,使得他的头颅里还装着许多令我们无法捉摸的东西。
不管曹操的头颅里还装有多少令我们无法理解和容忍的东西,面对他的头颅遗骨,我们都应该保持一份敬意,应该不再打扰他,让他永远安歇。毕竟他是一个统一过北中国的人,毕竟他是一个参加过大小数十次战役的军人,毕竟他是一个写过那么多好诗的文人。南北朝和2008年那些潜进曹墓和盗过曹墓的人,实在应该受到谴责:怎么可以如此对待死者?谁能不死呢?在人死后动手亵渎他的遗骨,抢走他的陪葬品,惊动他的灵魂,这算什么本领?
你们就不怕上天的惩罚吗?
不知道被潘伟斌他们找到的曹操的头颅,最终会放到哪儿,是放进陵墓还是放进博物馆里?我很想提个建议:以后,任何人都别再掘墓了,包括那些合法进行考古的学者。让死者永远地安息吧,人活着时都很累,都很不容易,历经千痛万苦死了,你还忍心去惊扰他们?
看过曹操的颅骨照片,我暗暗为去世后只留下骨灰的当代人庆幸:你们再不用担心别人会动你们的遗骨了。后人再也无法抱着你的遗骨去评说什么了。即使你有仇人,也不用担心他们对失去自卫能力的你动手了。
人在处理自己的后事上,越来越聪明了!今天那些连骨灰也撒掉的人,看得更远,他们才会彻底地安息。
曹操的在天之灵看到他的颅骨照片被我等传看,会不会发怒?
宽恕我们吧,曹孟德先生。

——选自《北京文学》2010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