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内容提要:
盛开的乌金花(组诗)
神 圣 的 煤
像夜一样
埋伏在地层深处
看不见太阳和月..[查看]
内容提要:
卜算子 现厂作设计① 1964.7.3
远望北京城,忘却来时路。塞外黄沙地傍天,寂寞..[查看]
会员风采 原创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华文作家杂志
肖峰的诗
发布时间:2013-7-24 关注1985次

肖峰的诗


盛开的乌金花(组诗)
神 圣 的 煤
像夜一样
埋伏在地层深处
看不见太阳和月亮
照射的光芒
感觉不到大地和水
的温暖与湿润
我用一双智慧的手
插进大地的心脏
抚摸你沉默的脸
以及没有反应的神经
我不相信
你就是动植物死亡的见证
你就是火山爆发的结晶
煤啊
你这黑色的精灵
几亿年前
你不是这般模样啊
你像树一样顶天立地的气魄
哪里去了?
你像鸟儿一样美丽动听的歌声
哪里去了?
当我用这粗粝的黑手
抚摸你神圣的躯体时
一道闪电
从思想的深处
划亮自然的每一个细节
是千万株大树瞬间倒地的轰鸣
是江河浪花汹涌澎湃的声音
是地壳裂变的一次次震颤
是人类生命的终极呼唤?
煤啊
你这黑色的精灵
被岩石和沙尘
埋藏了上亿年的精灵
你是无数动植物死后
的转世吗?
你的灵魂又秘藏在哪里?
如果我是上帝的巨人
如果我是改造自然的神啊
那么我这双黑色的手啊
将要面对神圣的你
把闯入网络时代的最新信息
通过光缆传输给你
把人类最先进的煤炭开采工艺
通过煤机告诉给你
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
我一刻也不能再等待你
我要让神圣的煤啊
从自然界回到人间
我要让神圣的煤啊
为人类放射最后一次光芒
煤啊
你看到了吗?
我带着千军万马
从地面已经深入到了
你黑色的家园
我们不能以盗火者的名誉
而毁了你的赤诚与崇高
我们以人类最虔诚的心愿
向你顶礼膜拜
向世人祝福请安
神圣的煤啊
你可以跟我走啦!
我要让你在充满诗意的国度里
将激情浇铸成钢铁长城
将温暖转化成光明世界
将能量液化成滚滚石油
将理想变成美丽的现实
神圣的煤啊
你是人类幸福的源泉
你是我胸中燃烧的诗篇
 温家宝总理与矿工握手
2006年6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视察内蒙古自治区期间视察了中国神华神东煤炭分公司上湾煤矿、补连塔环线装车站、神华煤液化油项目建设工地。所到之处,受到了工人和领导们的热烈欢迎,温家宝总理主动与矿工兄弟亲切握手。我作为现场记者,拍下了总理与矿工亲切握手的镜头,并作诗一首,留作纪念。

当温家宝总理的手
与矿工的手握在一起
生命中最珍贵的暖流
将总理与矿工的心
一起溶汇
我发现
温家宝总理的手
每和矿工紧握一次
矿工激动的心情
如同潮水一样
沸腾  澎湃
我还发现
温家宝总理与矿工握手时
他最爱说的话:
“你们好!”、“你们辛苦了!”
矿工握着总理的手时
也在激动地高呼:
“总理好!”、“总理辛苦了!”
此时此刻
我用镜头将总理和矿工
握手的姿势
定格成一幅珍贵的照片
我发现
温家宝总理笑容慈祥
温家宝总理挥动的手啊
与亿万中国人民的手
一样普通平凡
一样勤劳朴实
于是
我从总理亲民爱民的手上
发现了为人民服务的伟大
发现了人民创造历史的辉煌
 向大地延伸一个爱情
我在寻找生命的精灵
向大地延伸一个爱情
你不知道我心中的秘密
已经化作滚滚的乌金
 
我在寻找生命的精灵
向大地延伸一个爱情
你不知道我真诚的呼唤
已经化作幸福的甘霖
 
我在寻找生命的精灵
向大地延伸一个爱情
你不知道这万年的情缘
已经化作完美的结晶
 
我在寻找生命的精灵
向大地延伸一个爱情
你不知道这永恒的追求
已经化作世界的光明
秋天的矿山
在一片广阔的田野上
秋天的矿山
如一朵朵盛开的玫瑰
吐露芬芳
蓝天
还是那样一望无际的蓝
白云
还是那样淡淡然然的飘
树一年比一年长的高
草一年比一年绿的深
挖煤的矿工
也没有明显的季节反差
他们不分白昼
总是头顶着矿灯
身着着矿服
一脸微笑地面对着生活
带着阳光入井
顶着星儿回家
一米一米地掘进
一刀一刀地割煤
仿佛在掰秋天玉米
仿佛如割地里的谷子
一样地生产
一样地快乐
在那蒙语和汉语交汇的地方
布尔台、寸草塔、上湾、活鸡兔
还有补连塔、大柳塔、哈拉沟、榆家梁、保德、锦界……
这些耳濡目染的名字里
处处埋藏着厚厚的煤层
处处潜伏着动人的故事
秋天
我无数次地深入矿井
抚摸着煤的黑脸
感悟着矿工的人生
秋天的矿山
风韵如画
秋天的矿工
风采迷人
大山在歌唱
大山在歌唱啊
大山在一年四季里歌唱
它的歌唱打破了沉寂的荒原
它的歌唱嘹亮了天空和大海
有人坐着汽车深入到大山的母体
静静地倾听大山的歌唱
有人坐着飞机到大山里考察
发现大山的歌唱雄壮辉宏
是谁能让群山沸腾不息
是谁能让大山歌唱不止
是英雄的煤矿工人啊
它们在一座座大山里采掘乌金
他们的歌声充满了活力
让采煤的滚筒在煤壁上歌唱
让奔流的煤块在皮带上歌唱
让年轻的生命在自豪里成长
让幸福的声音在大山里飘扬
大山在歌唱啊
大山在一年四季里歌唱
它惊天动地的歌声
像春雷一样震撼人心
像闪电一样划亮时空
 让煤长上飞翔的翅膀
让煤长上飞翔的翅膀
它可以借助电力和风
从井巷飞向地面
从地面飞向太空
像人一样乘座飞机
从亚洲飞到欧洲
再从美洲飞到非洲
如果能飞到火星和月球
那也一定要去
这不是对煤的吹嘘
而是对煤的尊重和炫耀
让黑色的煤
长上空中飞翔的翅膀
如同诗人放飞灵感的空间
让固体的物质
还原自然的灵气
煤就像天空神秘的飞蝶
说它有多神它就有多神
让煤长上飞翔的翅膀
让煤从黑色的世界里
释放出巨大的光芒
如同汽油和原子能一样
可以引发一个世纪的震惊
这样黑色的煤
才可以将它的神性狂飙
这样采煤的矿工
才能像煤一样脸上有光
让煤长上飞翔的翅膀
我把矿工雕刻在煤上
让它像名人一样出访各国
让它像飞船一样遨游太空
让它在穿越现实和梦想的同时
叙说什么叫科学的探索和发现
如果真会是这样
那么世界所有写诗的人
就像居里夫人发现了镭
将固体的物质
转化成一种巨大的精神
和代之飞翔的器物时
诗歌不再是一种语言的艺术
诗歌是一种智慧的飞翔
让煤长上飞翔的翅膀
我的诗歌要和它一起飞翔
从井巷飞向地面
从地面飞向太空……
 盛开的乌金花
我猜想在花的王国里
还没有谁见过这个名字
如同不认识我的人
对我的面孔一样的陌生
乌金花是个什么样的花
它不像山丹丹那样的鲜红
也不像牡丹花那般的艳美
它盛开在没有阳光的地层
春夏秋冬
乌黑的花朵竞相绽放
它不是迎春花
但是它知道春的温暖有多少
它不是山丹花
但是它知道火焰的赤色更燎人
乌金花是一种普通的花
它不害怕岩石挤压
也不畏惧风吹雨打
有光可以盛开
没光也可以盛开
有人说它没有生命不算花
有人说它是所有树木花草的精灵
有人说它太黑太脏
有人说它美丽如玉
我想在春天里赏花的人
看到的一定是生机蓬勃的花
却没发现孤独的乌金花
只有潜伏在地层深处的人
才会看到盛开的乌金花
像大海一样
涌动着层层黑色的波涛
它引鱼成群
它化蝶为魂
将人类无私的爱
汇集成矿工灿烂的微笑
在地心深处
一层一层地盛开
我伏在煤的天空写诗
我伏在煤的天空写诗
我在感觉地球运动的浪漫
我将生命的诗潮汹涌澎湃
我在一次次体验煤的情怀
我知道煤需要我歌唱
我懂得我要为煤歌唱
 
我伏在煤的天空写诗
我的笔就像割煤机一样
穿过夜与昼的一次次交替
让心灵与煤一次次对话
我知道煤需要我赞美
我懂得我要为煤赞美
 
我伏在煤的天空写诗
我的眼睛如同矿灯一样
穿过井底所有的巷道
让黑色的煤闪闪发光
 
我伏在煤的天空写诗
我的血液在一次次沸腾
我的心灵在一次次跳动
我的歌声和赞美的诗句
像煤一样落地成金
我为我今生拥有了煤
而自豪地为它纵情歌唱
我知道煤需要我这样活着
我懂得我要为煤这样活着
 
我伏在煤的天空写诗
我的诗绪就像升腾的火焰
穿过地心与炉之间的距离
我将与煤一起燃烧
为生命缔造辉煌
为人间普照光明
诗歌里的煤

诗歌里的煤
以汉字组合的方式
将人类与自然的情感
牢牢地链接在一起
就像巷道直通煤田的心脏
就像采煤机截割坚硬的煤壁
无论在什么时刻
语言可以直达煤的肌体
思想可以穿透煤的灵魂
诗歌里的煤
有阳光有空气有水有生命
还有瓦斯还有闪电还有死亡
还有战争一样的硝烟与轰鸣
还有大江一样不息的奔流
诗歌里的煤
有血汗有眼泪有歌声
还有说不尽的家常
还有道不完的爱恨
还有让人荣耀一生的辉煌
诗歌里的煤
有火焰有激情有舞动的旋律
还有几代人精神闪烁的灵光
还有七彩光芒下盛开的鲜花
还有绿色的草坪和幸福的家
诗歌里的煤
是一种不可再生的语言
是一种不可替代的粮食
走进它的世界
阳光就可以在这里生辉
黑夜就可以在这里消失
诗歌里的煤
永远是诗人神圣的矿藏
尽管手中的笔
一直在马不停蹄地跑
让人们看到和倾听到的
正是那些发自地球深处
也是那些诗人胸膛深处
炽烈燃烧的声音
所有的激情与爱
如炉中的煤一样灿烂
谁的爱情会被煤炭所吸引
 一首信天游
从苍茫的土地上升起
落在城市的校园里
像一块飞旋的石头
激起水面上层层的涟漪
于是
有人凭着独特的感觉
在一首民歌起伏的空间
填写了自己的理想和志愿
天空和太阳
广阔而温暖
大地和煤
深沉而火热
我不知道
谁家的女子和小伙
从城市的高速公路上
穿行而来
他们要在一个充满
神话的乡村里生存
我更不知道
在这一样像民歌动听的生活里
谁家的女子和小伙的爱情
会被煤炭所吸引
会被民歌所陶醉

 


【作者简介】肖峰,1962年生,陕西省清涧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人民日报》、《中国作家》等全国20多家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400余篇,出版诗歌、散文、小说五部,其中诗集《大地之光》、《神圣的煤》分别荣获全国第四届、第六届煤矿文学“乌金奖”。

 

 

 

上一篇:已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