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内容提要:
盛开的乌金花(组诗)
神 圣 的 煤
像夜一样
埋伏在地层深处
看不见太阳和月..[查看]
内容提要:
卜算子 现厂作设计① 1964.7.3
远望北京城,忘却来时路。塞外黄沙地傍天,寂寞..[查看]
会员风采 原创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书评
陈歆耕:难得风雅 ——《看花回来》序
发布时间:2010-10-19 关注2601次

难 得 风 雅

——《看花回来》序

陈歆耕

当下还有风雅之人吗?
答曰:附庸风雅者不乏其人,真正风雅者恐怕就寥若晨星了。
现代人干什么都直奔“主题”、急不可耐,哪来的闲工夫风雅?他们去旅游,往往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外加撒尿;他们写文章,也是要日写万言,为的是获得更多的点击量以及由此带来的丰厚的报酬;他们每天步履匆匆,心思重重,似乎这个地球离开自己就不再旋转……
风雅是什么?风雅是像古圣先贤那样,雪夜乘兴荡舟访友人;是“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春泥秧稻暖,夜火焙茶香”……风雅是一种优雅、悠闲、从容、精致的生活态度,是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由衷而生的书卷气。
真正的风雅是“附庸”不出来的。它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当我读到赵明安先生的散文集《看花回来》时,脑子里首先跳出的一个词就是“风雅”。虽然我也喜花,与赵先生一比,就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了。我的喜花,也只是春节期间,买两盆放在客厅里增加点节日的喜气,未等到花谢长假就已结束,又得开始为生计而忙碌了。生活在这个快节奏的都市里,大家都在竞争,你想不浮躁也难……
赵先生雪夜访友,在花卉中心的暖房里与其对弈,这样一个雪花飘飞万籁俱寂的夜晚,为的是等待花房里难得一见的昙花一现,这是何等的优雅?到了子夜时分,终于见到“昙花的花苞开始膨胀裂缝,花萼慢慢翘起,绛紫色的外衣徐徐散开,再散开,果真是那个极俗却极传神的比喻:美人脱衣。约有半小时,花筒慢慢膨胀,瓣门豁然张开了。起初大如碗,继而大如斗,洁白的花瓣如雪似霜……随之而来,一股奇异的清香弥漫开去……”在我的印象中,人们引用“昙花一现”比喻事物呈现之短暂,多为贬义,从《只为一生见一面》一文中,我才知道与昙花相联的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昙花原是天上一个花仙,她爱上一个世间叫韦陀的青年,玉帝得知后大怒,把昙花变作一朵小花,只让她有一个时辰的开花期。昙花非常痴情,她算好韦陀每天晚上出行的时间和线路,在韦陀经过的路边盛开,以见心上人一面……”,可是至今心上人也没有认出她来。
呵,“一生只为见一面”。读毕该文,我心中也涌起一股莫名的伤感。一个如此美好的故事,长期以来却被人们用来形容“好景不长”。其实,想想世界上美好的事物往往都是短暂的,有的甚至是瞬间即逝的,如:跳高运动员最美的瞬间在将要跨越横杆时,体操运动员最美的瞬间在空中旋转尚未落地的那一刻,而田径运动员最美的时刻在将要冲线还未冲线间……人生再美好,在历史的长河中也是一眨眼的工夫。正因如此,我们才需要加倍珍惜生命,才需要追求一种更符合人性的生活状态。
有如此生活“雅兴”之人,才能写出如此典雅、精致之文。不了解赵先生对中国水墨画是否有深入研究。但他的散文,颇得中国水墨画的神韵。展卷品读他的文字,如同置身在一条画廊内,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清新、灵动的画面。文章描写对象也多为中国画的常用元素,花鸟虫鱼、山水草木、异域奇景……作者也写人写事,但最吸引人的还是那些描叙花树山水的篇章,尤其是对花的描写,可以说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作者不仅在赏花,而且关心花事,对花的传说、养花的知识等都有深入研究,由花及人,从中我们品味到的是作者对美的向往,对生活的从容。
作者曾长期从事媒体工作,与我是同行。但我注意到作者是60后人,经过长期磨练已属衣食无忧的成功人士。看看现在从事媒体职业的80后年轻人,面对激烈的竞争环境,他们每天疲于奔波,被沉重的发稿指标压得喘不过气来,要想如赵先生这般“风雅”起来也难。因此,无可否认“风雅”的前提,是需要解决基本的生存问题。不过,我希望现代人即使做不到像古代先贤和赵先生这样“风雅”,也尽量能保持一点“雅兴”。如果连这也没有,人活着还有什么滋味呢?不要为了填充某些永远也填不满的欲壑,而把“自己”给弄丢了。

(陈歆耕:著名评论家《文学报》总编辑兼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