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内容提要:
盛开的乌金花(组诗)
神 圣 的 煤
像夜一样
埋伏在地层深处
看不见太阳和月..[查看]
内容提要:
卜算子 现厂作设计① 1964.7.3
远望北京城,忘却来时路。塞外黄沙地傍天,寂寞..[查看]
会员风采 原创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坛动态
鲁迅纪念委员会中的两位苏联作家
发布时间:2009-7-29 关注1270次
    鲁迅逝世并安葬后的1936年11月4日,由茅盾执笔,拟出了“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筹备会公告”第一号。这份后由蔡元培签署发表在《中流》杂志1卷6期的“公告”,列出了三项决议。其一:治丧委员会即日结束,以后纪念事业,应组织广大的“鲁迅纪念委员会”,包含各国各界与鲁迅先生个人交谊及敬仰鲁迅先生的知名人士,负责计划及办理一切永久纪念的事业;其二:推定蔡元培、宋庆龄、沈钧儒、内山完造、茅盾、周建人等为筹备委员,先行成立“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筹备会”,于最短时间将正式“纪念委员会”组织就绪。
        事后不久,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对鲁迅先生的纪念事宜,也就集中体现在《鲁迅全集》的出版上。而“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筹备会公告”中所提,应组织广大的“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的计划,也并没有完全得到落实。因为后来并未有这个“纪念委员会”的组成名单公布。可是,这项工作肯定进行过。因为有两位外国作家就接到过参加“纪念委员会”的邀请,并签署过接受邀请的函件。虽然后来由于情形变化,这一事实并不大为人所知了。这两位作家,就是苏联的法捷耶夫和绥拉菲摩维支。
    法捷耶夫,苏联著名作家。鲁迅先生亲自翻译过他的长篇名作《毁灭》,并给予极高评价;绥拉菲摩维支,苏联著名作家。他的长篇小说《铁流》,由鲁迅约请曹靖华译成中文,后由鲁迅亲自校阅并筹资出版。鲁迅称誉这部作品表现了“铁的人物和血的战斗”。这两位作家,虽与鲁迅先生无直接交谊,但“敬仰鲁迅先生”是有事实依据的。1936年冬天,鲁迅逝世后不久,苏联莫斯科的作家俱乐部,召开了纪念会。在会上,法捷耶夫深情地说:“在今年的六月我们失去了我们亲爱的高尔基……曾几何时,只四个月工夫,中国的高尔基——鲁迅又长辞人间而去了。这是苏联、中国以及世界文坛的重大的损失。”法捷耶夫向与会者讲述了鲁迅如何爱好俄国文学。他说,鲁迅曾将他的著作《毁灭》译成中文,他引以为荣,他特别感激鲁迅!
    1949年,法捷耶夫率领苏联文化代表团,参加了新中国的开国大典。他在多次发言及与人交谈时,一再提到:我的小说《毁灭》蒙我最崇敬的世界伟大作家鲁迅先生亲笔翻译,我终身感到莫大的荣幸!1938年10月,鲁迅逝世两周年时,莫斯科的作家俱乐部又举行纪念大会。这次大会的主席,便是《铁流》的作者,70多岁的绥拉菲摩维支。因为之前鲁迅曾校阅出版过曹靖华翻译的《铁流》,绥拉菲摩维支又向在苏联的中国诗人萧三了解到鲁迅的著述情况,所以,开会时这位著名作家便用他“略为颤动的声音和颤动的手对群众作了一个关于鲁迅的简短有力的介绍”。在此之前,他还对《铁流》的译者曹靖华说他曾读过鲁迅的《阿Q正传》称赞鲁迅印出的《铁流》中译本是他见到最精美的版本。以这两位作家的声望及鲁迅与他们著述的切近关系,他们入列“鲁迅纪念委员会”,应该是十分恰当的。
    1937年底左右,当时在苏联的中国诗人萧三,接到了“鲁迅纪念委员会筹备会”的信函。让他直接向法捷耶夫和绥拉菲摩维支征求意见,请他们担任“纪念委员会”委员。萧三便亲自与两位作家会面,商议此事。后来又致函郑重嘱咐。两位作家均欣然应允,并以书面形式交给萧三。 法捷耶夫的函件是致“鲁迅纪念委员会”的,他写道:
    诗人萧埃弥(即萧三)转告我,您们盛意邀请我参加纪念鲁迅委员会的工作。
    向您们表示我深深的谢忱,并且很高兴地同意。
    作家鲁迅,我们,苏联的文学家、苏联的读者是闻名的,知道他是为中国人民的自由,为中国劳动者的幸福而斗争的伟大战士,是杰出的、高尚的作家,人道主义者,下层民众的作家。纪念鲁迅对于我特别珍贵,因为承蒙他这个文学的巨匠翻译了我的不觍的著作《毁灭》,使得它能接近了中国的劳动者。
    绥拉菲摩维支的信是这样写的:我很对不起你,亲爱的萧埃弥,许久没有回信。作为“鲁迅纪念委员会”之一员,我认为对我是很大的光荣。请你将我对于这一邀请之衷心的谢忱转达给该委员会。最好是我们的出版部能赶快地出一部伟大的鲁迅作品的翻译。
    萧三接到两位作家的书面函件时,国内局势已发生许多变化。萧三便根据自己的了解,将两位作家的函件寄到了武汉,请交给“鲁迅纪念委员会筹备会”成员茅盾。但寄到时,茅盾已经到了香港;信又辗转到了香港。茅盾收到信时,显然无法将它们译出发表或交给他人,他便仔细保存了起来。但不久,茅盾离开香港去往新疆。这两封珍贵的作家信函,他没有托人保管,而是随身携带。在新疆,茅盾几乎遭到当时督办盛世才的拘留。他历尽艰辛,又辗转兰州、重庆、西安,终于在1940年5月26日抵达延安。到延安不久,这里开始大规模纪念鲁迅。8月份的《大众文艺》出了纪念鲁迅六十诞辰的专辑。茅盾便将这两位苏联作家的函件拿了出来,交给了当时正在延安的函件征集者萧三。萧三见到信函,十分感慨。他在文章中曾说:“两封函件迂回转了几万里,毕竟没有遗失,这是多么可喜的事!”萧三将这两封信翻译了出来,记入了自己的文章,发表在当年延安的报刊上。 后来因为事过境迁,正式的“鲁迅纪念委员会”名单一直没有统一公布,这两位外国作家的函件,便没有引起人们过多关注。但是,由这两封信可以看出:一、“鲁迅纪念委员会筹备会”是进行了一些组织工作的;二、鲁迅先生是不仅受到国内,同时受到国外一些知名作家真挚崇敬的,这两封函件就是十分清楚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