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内容提要:
盛开的乌金花(组诗)
神 圣 的 煤
像夜一样
埋伏在地层深处
看不见太阳和月..[查看]
内容提要:
卜算子 现厂作设计① 1964.7.3
远望北京城,忘却来时路。塞外黄沙地傍天,寂寞..[查看]
会员风采 原创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坛动态
曹文轩:故事是小说的基因 对抗基因非常愚蠢
发布时间:2016-7-5 9 关注177次

曹文轩:故事是小说的基因 对抗基因非常愚蠢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6年06月22日08:47 来源:中国新闻网

曹文轩(中)。天天出版社供图

   “儿童文学必须在意故事,小说也是从故事发展而来,故事就是它的基因,对抗基因是非常愚蠢的”。近日,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首位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学在北京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他同时重申,对作家来说,写作才是最重要的,“获奖算不得什么”。

资料图:曹文轩为读者签名。 刘新 摄

  作品中难以抹去的童年印记

  1954年,曹文轩生于江苏盐城,大约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作,著有长篇小说《草房子》、《火印》以及“大王书”系列、“我的儿子皮卡”系列,广受小读者欢迎。

  不管是《草房子》还是《青铜葵花》,曹文轩的作品中往往有对江南水乡的大量描写。他说,那来自于自己的童年记忆,“一个人确实永远无法走出他的童年。哪怕我不写童年生活,作品依然有我童年的经验,这个印记是无法抹掉的”。

  在曹文轩的作品中,既有清新纯美之作,也有反应残酷现实的小说。他觉得,对社会生活中的一些沉痛、残酷的问题,儿童文学不应该回避。

儿童剧《远方》演出现场。曹文轩与孩子们在一起。天天出版社供图

  “当然,作家在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要充分考虑接受对象的心理承受能力,以及对社会的理解程度和认知能力。”曹文轩解释,只要分寸掌握得当,“纯美”与“反映社会黑暗面”完全可以在儿童文学作品中“兼容”。

  儿童文学必须在意故事

  2014年1月,曹文轩儿童文学艺术中心成立,这也是国内第一家以一位儿童文学作家为核心的“全版权”运营机构。之后,曹文轩的作品在更大程度上被改编为其他艺术形式,《草房子》、《火印》成了热门“IP”。

  “以前一部文学作品就只是一部作品,现在成了一个脚本,可以由此改编儿童剧、动画片等等。”曹文轩说,自己乐于看到作品具有如此大的能量,“身为作家,我能做的就是写出更多好作品”。

曹文轩作品《火印》立体书封。天天出版社供图

  “故事呈现了人类存在的基本状态。我们的世界就沉淀在故事结构之中。”曹文轩认为,从哲学角度讲,故事情节的运行方式就是世界的运行方式,儿童 文学必须在意故事,“好的儿童文学,首先要拥有一个特别棒的故事。小孩离不开故事,小说也是从故事发展而来,这是它的基因,对抗基因是非常愚蠢的,我们没 有必要去贬低故事的价值”。

  年轻作家可通过大量阅读增强感受力

  此前有一种说法,认为国内儿童文学创作存在“断层”,年轻作家后继乏力。曹文轩认为,难以简单对两代作家做出评价,年轻作家有年轻作家的优势与短处,老作家亦然。

  “我们生活的时代比较平静,这对于人民是幸事,但对于作家来说,可能会造成他‘深刻经验’的缺乏,这个‘深刻的经验’是与社会变迁紧密相连的。”曹文轩说,“比如,作家福克纳说过,我最大的财富在于有一个苦难的童年”。

资料图:曹文轩。天天出版社供图

  这个局限性也并非不可弥补。曹文轩说,年轻作家可以通过阅读大量书籍,汲取知识弥补他们有限的经验,增强对事物的感受能力,“这样也能写出非常好的作品。另外,还可以用这些知识提高想象力,去创造”。

  得奖之后:对作家来说写作最重要

  2016年4月,曹文轩荣获国际安徒生奖,成为中国首位获此奖项的作家。随着鲜花掌声而来的,还有数不清的活动邀约。在一段时间内,曹文轩家里经常支着三台摄像机,分别来自不同的电视台,排队等着采访。

  “到后来,我对视频采访已经驾轻就熟:知道坐在什么位子视觉效果好,知道摄像机该如何摆放。”曹文轩半开玩笑地说,原本计划得奖之后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对付媒体”,“结果直到现在都还没结束”。

资料图:2016年,曹文轩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天天出版社供图

  这让曹文轩一度觉得有些疲惫,甚至有时每天只能睡四个小时,更导致创作计划严重受挫,“我觉得我的脑子已经不在了。从博洛尼亚回来到现在,我只写了一个童话书的本子,给新书《蜻蜓眼》写了一个序”。

  “其实对作家来说,写作才是最重要的,获奖算不得什么。”曹文轩称。(上官云)